河北区医疗

肇庆市新闻网

资料图:现在的各大军区部队已进行了高度合成。图为正在开进中的北京军区99式主战坦克群。

核心提示: 中国军网今日刊文称军区办公楼最后一次吹响熄灯号,七大军区谢幕,战区吹响起床号。战区军人戴上新臂章,启用新公章。  

原标题:军区熄灯,战区吹响起床号

浪奔,浪涌。军改如潮,涌到军区大门口。

这一轮潮汐,是军改的高潮。往日夜晚灯火通明的军区大楼,如今黯淡了。还剩几盏灯光,从善后办的窗口透出,映照着走出大楼、频频回首的军人的眸子。

军区办公楼,最后一次吹响熄灯号。至此,具有辉煌历史的陆军七大军区谢幕。当明天的起床号吹响,战区的军旗与太阳一起升起。

熄灯号和起床号。两个军人最熟悉的号音,以往用来分隔日夜,如今用来划分时代。

军区隐退,战区崛起。这些天,这些夜,军区大院里熄灯号悠长的颤音揉搓着很多军人的心。很多原陆军军区指挥机构的军官们告别熟悉的办公楼,打起行囊,拿起机票船票火车票,奔赴另一个陌生的城市、陌生的院落。

那里,是战区机关的营盘。

军人转战,雷厉风行。这些天,咔嗒咔嗒的关灯声,在7个军区机关的办公楼雨点般响起。往日军人们川流不息行色匆匆的楼道,如今寂寥空旷;往日上上下下繁忙运行的电梯,也滞留在了地平线。

这些天,军区机关里无数的铁皮柜贴上了封条,无数的公章封存、上交;

这些天,往日人头攒动的机关食堂人去屋空,蓦然断了炊烟……

“中军置酒饮归客,胡琴琵琶与羌笛”。军人离别,似乎不能没有酒。

然而,这次离别没有送别酒,廉政的风暴吹散了聚餐的宴席。

酒不催泪泪长流,那就以泪代酒吧!对于很多告别军区的军官,当年参军入伍的一幕仿佛重演,他们再次以“新兵”的身份开始另一段征程,再次面对单身宿舍的冷衿孤灯。所不同的是,当年入伍,背后是父母凝望的眼神。如今,是爱人和孩子守望的身影。

山一程,水一程。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

风一更,雪一更。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
与此同时,战区的营盘正在变得喧闹,这里的办公楼彻夜灯火通明。从天南地北赶来的军人戴上新臂章,启用新公章。战区,一台台庞大的军事机器,在热血的驱动下运转起来。

从军区到战区,一字之差是新生。战区的办公楼里,军服的色彩从单调变得多彩。陆军的松枝绿、海军的浪花白、空军的天空蓝……

今天是混合,未来是融合。战区的魂,在于一个“战”字。战区主战,它是强军目标召唤下诞生的军种部队联合体。

如果有一双天眼俯瞰神州,看营盘,看机场,看军港,这次指挥机关的变化或许波澜不惊。战车还在那儿,战机还在那儿,战舰还在那儿。部队还是那些部队,兵也还是那些兵。

动棋盘,不动棋子。虽说如此,但常识告诉我们,棋盘变了,规则一定会变。

当年,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,党中央、毛主席一声号令,将军们没有丝毫犹疑、未做片刻耽搁,坚决果断地按照毛主席要求“随员不超过10人,时间不超过10天”,干净利落地到新的岗位走马上任,谱写了一曲“老兵新传”。

今天的这一幕,似曾相识,但军人的舞台变了,时代的天幕也变了。也许,今后四海为家会成为中国军人的新常态。

你幸福吗?经历理智与情感的双重洗礼,今天的军人该怎样回答这个曾经风靡全国的命题——

或许,作为当代中国军人,能够在一位雄才大略的统帅巨擘指挥下,从一个岗位走向另一个岗位,从一座营盘来到另一座营盘,是幸福的。

或许,作为当代军人,在有生之年,能够赶上一次对国家、民族、军队的未来真正产生深远影响的改革,是幸福的。

或许,在这场力度空前的大手笔改革中,还能穿着军装,还能站在军旗下,是幸福的。

军人幸福观的升华,必须填平许多心理的堑壕,前提是用自我否定的诚实和果敢,拉直心中最大的问号:不这样,我们能否打得赢?

苏联卫国战争开始时,苏军一败涂地。当时,朱可夫正担任总参谋长。在回忆录中,朱可夫这样写道:“在那些日子里,总参谋部的工作是相当困难的。我们总是落后,总是延误时间,总是采取过时的决定。终于,斯大林当面向我直截了当地提出了问题: 为什么我们总是落后呢?我同样坦率地回答道: 我们这种现行的工作体制,不落后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起床号首先是一次唤醒。它不仅唤醒了那些布满灰尘、昏昏欲睡的办公室,使之活跃起来,而且唤醒了数量庞大的士兵,蜂拥到通向胜利的山峦和河谷。”

这段话摘自《华盛顿的起床号(1860-1865)》,作者是两度获得普利策奖的美国历史学家玛格丽特·利奇。书中写道:“这种军事上的活跃,有壮丽辉煌,也有令人瞠目的混乱。”

混乱?是的,混乱!在玛格丽特·利奇的笔下,1861年的华盛顿,除了少数几座公共建筑之外,一眼望去是连绵不绝的沼泽。敞开的下水道把腐烂的垃圾带向波托马克河,在白宫都能闻到它们的气味。“巨大的、急速生长着的、半生不熟的城市胚胎,就像一只躺在7月里的小河泥滩上的短吻鳄,懒洋洋地晒着12月的太阳”。

但是,到南北战争的最后一两年,华盛顿已经有了秩序。整齐的住房像雨后的蘑菇一样从沼泽中涌现出来。木匠和砖瓦匠们在缔造一座新城市,锤子和锯子的声音与远处战场上的隆隆炮声交相辉映……

此番情景,此番意象,就是革故鼎新,就是凤凰涅磐。

但是,再嘹亮的起床号,也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当年,当起床号唤起睡在大上海马路上的解放军战士,上海人民说:“蒋介石回不来了。”如今,当起床号唤起战区的官兵,我们期望:这支军队过去很多的毛病,再也不要回来了!

让我们见证:长城的砖瓦在军改的挪移中快速重新组合,在新的地基上耸立起新的铜墙铁壁!(云灵)

 

图自中青在线

此轮军改前,人民解放军共设有沈阳、北京、兰州、济南、南京、广州、成都七个军区,下辖陆军集团军、兵种部队、后勤保障部队和省军区(卫戍区、警备区),具体划分情况如下:

沈阳军区:领导和指挥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三盟一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北京军区:领导和指挥河北、山西两省,内蒙古自治区和北京、天津两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兰州军区:领导和指挥陕西、甘肃、宁夏、青海、新疆五省(区)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济南军区:领导和指挥山东、河南两省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南京军区:领导和指挥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福建、江西五省和上海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广州军区:领导和指挥湖北、湖南、广东、广西、海南五省(区)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成都军区:领导和指挥四川、云南、贵州、西藏四省(区)和重庆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 

肇庆市新闻网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